采金人 2020.06.15 倾听 | 三年,五年,九年……寒风虽凛,情深不负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0-06-15 浏览次数:2130

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/Pmb26zr41WG5rlteXHu8ng

2011年春。“哇!”一阵孩子的哭声传来,我转头望去,站台上一名女士,身后背着一个很大的背包,左手拉着一只很大的箱子,右手抱着哭个不停的孩子。她的脸上写满了焦急与心疼。“我来帮你拿行李吧。”我快步走过去说对她说。“谢谢你,小兄弟。”她答。上车后,我们聊了起来,得知孩子的爸爸是在矿山工作的,一去就要小半年。她自己带孩子有些顾不过来,要带着孩子回娘家住一阵子。那是2011年,当时我大学还没毕业,是在去矿山实习的路上。没想到在矿山工作,亲人会如此辛苦。

2013年夏。“咚!”因为怕母亲发现我眼角的泪水,我急匆匆关上了门,力气有点大。我坐在回矿的火车上,脑海中不断浮现着母亲日渐逝去的华颜和因为送我离去饮泣表情,耳朵里满是叮咛:“路上注意安全,看好兜里的钱,回去好好工作……”那是我在矿山工作的第三年,第六次含泪离家回矿工作。原来在矿山工作,会如此思念家人。

现在的胡晓宇,已经从一名普通的矿工变成了一名刚强的采金人。

2015年秋。“哒哒哒!”“对!就是这样。预裂孔就要这么打,方向要正、角度要准。”慢慢地我发现,已经习惯了与施工人员打交道,习惯了生产设备的轰鸣声,习惯了穿梭于生产现场的各个角落;渐渐地,我发现,我已经爱上了这样的生活,艰苦中不乏激情。那是我在矿山工作的第五个年头。原来在矿山工作已不再只是简单地工作,它就是我的生活,充满阳光也充满希望,虽然平凡,但毫不平淡。

习惯了生产设备的轰鸣声,胡晓宇(右)已经爱上了这样的生活,艰苦中不乏激情。    

2019年冬。“呼!”草原的冬天很冷,草原上的风格外刺骨。“兄弟们,先上车暖和暖和,我再去看看。”我呼着冷气说。兄弟们怕我冷,我说:“这算啥,早些年的冬天可比这差远了。”那是我在矿山工作的第九年,我已经从初出茅庐的大学毕业生变成了公司的技术骨干,从当初的毛头小子变成了人夫与人父,从一名青年团员变成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,从一名普通的小矿工变成了一名刚强的采金人。这就是矿山生活,条件苦但心不苦,环境差但生活不差。